柒陌如墨

晚间闲谈

    在lofter的推荐里突然发现了一篇很有趣的文,结果顺藤摸瓜去围观了《江南今何在》这首歌的详解和“打孩子”贴。五黑框、九州门......那是一个久远的故事,但却又清晰到仿若昨日,毕竟江南与今何在隔一段时间就会在微博上隔空撕逼。
     九州门事件撕到了现在,三年又三年,三年复三年,孩子每年都要打一次,我仍不愿承认“九州已死”,但是我却也知道九州七天神恐怕在无重聚之日。
     偶尔也会希望回到那个时候:“那时候柳文扬还活着,大角还没结婚,世界上还没有一本关于九州的杂志,而那些男人,他们还彼此相爱。”那样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心痛?可是啊,九州还是出现了,如七彩泡泡一样绚丽,却也一样脆弱。
     江南今何在,最后还是江南今何在

     2017.01.20-11:34于家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