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陌如墨

甜文控

《巅峰荣耀》台版 番外十 王朝与少年

玖了个桜:

终于把三个番外都打完了,快夸夸我!!!


喻队和黄少第二赛季在场外讨论是遇上王杰希,第三赛季遇上张新杰和肖时钦,这一定是巧合,嗯,一定是。


注:这是【蝴蝶蓝】原作《巅峰荣耀》【台版里】的番外,嗯,比祖国多了三个!别问我为啥祖国没有XD我也不知道啊!!!


………………………………………………………………


  赢了!


  进入总决赛的队伍是我们!


  随着全场无数观众起立的呐喊欢呼,百花战队场上场外的选手,纷纷走向了比赛台中央,将他们队中的两位核心选手团团围在了当中。


  刚刚结束的比赛,胜利的是他们。


  取得季后赛第二轮比赛胜利的,也是他们。


  上一赛季的黑马百花战队,以更加成熟可靠的姿态在季后赛连续场当了两轮,杀进了总决赛,一双手,已经轻轻触碰到那象征着最高荣耀的总冠军奖杯。


  兴奋,激动。


  但是,这还没到最后,一切还没有结束。


  有过上赛季失败的教训后,百花的兴奋和庆祝显得很短暂,几乎很快,刚刚围拢的人群就已经平静下来。


  比赛的另一边,刚刚输掉这一轮对决的微草战队选手,也正从比赛席中走了出来。


  王杰希、方士谦,同样是由年轻选手作为担当的微草,本赛季给了人们最大的惊喜。魔术师之名,是本赛季最大的头条。


  但是最终,他们没能走到最后。


  握手,致意。


  失败一方的年轻队长只是沉默着,却未见有多颓然,倒是他们的副队长方士谦,脸色阴沉,甚至没有过来进行这赛后该有的礼节。


  “下赛季继续加油。”百花队长孙哲平真诚的对王杰希说着,对于有点失礼的方士谦他没有在意。作为品尝过失败滋味的他,很明白失败者此时的心情。


  “谢谢。”王杰希点点头说着。


  双方随即散去,百花继续留在场上,他们要等候另一场对决的结果,那个结果将是他们在总决赛的最终对手。而微草,作为失败淘汰一方,此时只能收拾东西黯然离开。


  长长的选手通道,微草选手默默走着,始终没有人说话,一直到回到备战室才有人打破这沉寂。


  “喂。”方士谦开口,目光直直瞪向刚刚坐下休息的王杰希。


  众选手心中都一跳,视线汇集过来。


  “作为队长,你这时候不该说点什么吗?”方士谦说道。


  所有人不由得紧张起来,他们一早就发觉方士谦对于王杰希接任队长,接过王不留行很是有些情绪的。只是王杰希这一整个赛季都表现出色,实在没有多少可挑剔的地方。即便如此,还是让方士谦挑过不少刺。眼下本赛季最重要的一场比赛最终以失败告终,方士谦这是要彻底爆发了?


  这轮比赛的失利,分析起来有方方面面,可不是因为某个人的失误或是什么,在这里借题发挥,实在是太没道理了吧?


  一想到此,众选手心下都有些不平。王杰希本赛季的表现早让所有人折服。别说这场这场比赛他并无过错,就算有,众人也会原谅——比赛中有谁会从不犯错呢?方士谦若真就这场比赛的失利也要挑刺,那大家可不答应。


  望着二人,微草众队员心中却已有立场,这两位核心选手若有争执,他们都会偏向王杰希。


  谁想没等王杰希说话,方士谦就已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算了他一副大度的模样挥了挥手,“这次我原谅你了。”


  原谅?


  还有这种居高临下的口吻,方士谦这家伙也太过分了!


  有人心下不忿,已要开口呛声,却被快言快语的方士谦再次抢在前面。


  “但是下赛季,或者下下赛季,下下下赛季,不管什么时候,你必须带领微草拿个冠军回来!”方士谦很凶的说道。


  众人一愣,随即却乐了。


  下赛季?下下赛季?下下下赛季?他对王杰希有这样的信心和耐心,这方士谦分明已经很认同王杰希了。


  “我会尽快的。”王杰希笑着道。


  “不是尽快,是一定。”方士谦很认真的道。


  “一定。”王杰希收起笑容,也认真的回应着。


  “好,下赛季再来!”方士谦振臂吼道。


  “再来!”人人挥起了手臂,原本沉闷的气氛,顿时被这高昂的士气给打破,但是紧接着一阵惊人的欢呼穿过这长长的通道,将他们振奋的声音给淹没了。


  “另一轮出结果了吗?”有人说道。


  “这破电视,怎么又没讯号了!”有人拍打着备战室挂在房角的电视机,雪花霸占着荧幕,半点画面都没有。


  “去看看吧?”


  “走。”


  微草选手纷纷从备战室里涌出,而这轮对决也正如他们所猜,随着嘉世与霸图比赛的结束,落下了帷幕。


  胜利的是?


  嘉世!


  全场欢呼高叫的名字宣布了进入总决赛的另一只队伍,这实在是一个不怎么新奇的答案。三届职业联赛,三进总决赛,嘉世已成了一座需要其他队去攀登、征服的高山。


  观众欢呼雷动,嘉世选手也在击掌相庆,只是看起平淡许多。不是因为他们对胜利已经习以为常,而是他们的欢庆总是缺少队中的主心骨,少了那个中心。


  叶秋,嘉世的队长,无论是什么比赛,什么样的胜利,他都是悄悄的来,悄悄的去。


  这让憋着劲想和决赛对手放两句话的孙哲平也有些有劲没处使——那个他立志要打倒的对手,根本就不在场啊!


  失败的霸图,是昂首离开的。


  三个赛季下来,已经不会在有人轻视他们,这支队伍的坚毅和顽强是大多队伍都比不上的。


  “可惜了。”望着霸图战队的选手退场,观众席上有人暗暗摇头叹息着。


  “谁说可惜了?”一旁的黄少天问道。


  “霸图。”喻文州说道。


  “怎么说?”黄少天现在已经非常信赖这个伙伴,对于由他担任下赛季蓝雨队长,黄少天认为是极其英明的决定。


  “比赛过程中至少有四个关键的决胜点。分别是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喻文州指着他的笔记本说道。


  “什么这里这里这里这里……你画的这些谁看得懂?”黄少天歪着脖子看了所谓的四个“这里”后,不满道。


  “回去看录像再说吧。总之,这四个关键,至少有两处霸图的治疗本是有机会控制局面的。那样比赛又有得打了。”喻文州说到。


  “霸图的治疗……”黄少天回忆了一下,“并不差啊。”


  “我不是说他差,只是霸图这支队伍是很有激情的,而他们的治疗也被带成了这种风格,这未免有些……头重脚轻吧。”喻文州想了想后,找到了这样一个形容。


  “你说的对。”一个声音竟然接在了喻文州的话后。


  “什么人?”黄少天跳起来回头,身后一个斯斯文文的少年,看了黄少天一眼后,推了推眼镜,目光落回到与温州的笔记本上。


  “不过有关四个决胜点,我有些不同的看法。”眼镜少年说道。


  “哦?”喻文州顿时有兴趣,身子反向后探着,将笔记本竖起,的探身上前的眼镜少年讨论起来。


  两人就这姿势一成不变的讨论了足足有半小时。比赛早已结束,观众已经开始退场。不知从何时起,一个退场路过的少年停下了脚步,站在一旁,探头听着喻文州和眼镜少年讨论,也不作声,只是不住的点头。


  “你又是谁啊?”黄少天目瞪口呆地望着这又一位问道。


  “嗯。”新加入的少年应一声,却根本不是回答黄少天,只是听那听着那二人的分析,觉得实在太有道理,情不自禁的应出了声。


  喻文州和那眼镜少年这才注意到身边又多了一位,一起望了过去。


  “不好意思……”这位挠挠头,有些尴尬,随即介绍起了自己…“我叫肖时钦。”


  “喻文州。”


  “张新杰。”


  几个少年这才纷纷介绍起了自己。


  “我我我我!黄少天。”黄少天凑上来嚷着。


  “你好。”肖时钦和张新杰差不多是异口同声的应了一声,然后目光还是落回到了喻文州身上。


  “有关百花和微草那场比赛,你有什么看法呢?”张新杰问着。嘉世对霸图这一局他们是聊的差不多了,但是一脸的意犹未尽,于是又开始找新的话题。


  “换个地方说吧。”肖时钦建议着。


  “好啊。”喻文州和张新杰欣然同意。


  三人说着就已经离开,黄少天在原地又是愣了一会,这才气急败坏的追了上去…“哎唉,还有我啊!等会啊,你们那两个是从哪冒出来的啊?”


  三天后。


  座无虚席的场馆内,荣耀联盟第三赛季的总决赛,进入到了关键的阶段。


  “注意气冲云水,注意气冲云水,注意气冲云水,重要的话说三遍!”百花战队的队伍频道中,说话向来简洁干练的队长孙哲平,不惜重复三遍,对嘉世战队向来甚少人予以重视的吴雪峰进行着强调。


  “百花已经找到了胜负的关键。”场边观众席上,准决赛后聊的甚是投机的几个少年,这次干脆约在了一起,以不同于普通观众的眼界,一起观看起了这场最终决赛。


  黄少天自命是一个颇健谈的人,但是在这场讨论中,他输了,他所发表的言论,大概连讨论的十分之一都占不到。不过他每次发表的见解却也十分一针见血,甚至会有那三位都没有洞察到的地方。上次聊天颇受冷遇的黄少天,这次总算赢得了新朋友的重视。


  眼下场上百花对气冲云水的高度重视,赢得少年们的高度认同。


  “气冲云水的辅助,是帮助增加一叶之秋战力的重要部分,以前从来没有人有效切断过。”喻文州说。


  “准确的说,是他们没有对此形成足够的重视。”张新杰说。


  “相比起一叶之秋,气冲云水是这个体系中相对比较容易击破的。”肖时钦说。


  “百花正要这样做了。”喻文州说着,望向比赛转播的大荧幕。


  枪声,剑影。战斗一刻都没有停歇,各队的频道交流,却也是这战斗的一部分,百花战队锁定了气冲云水为突破口,嘉世方面,却也不断刷新着对这组对手的判断。


  “比去年更成熟了。”吴雪峰说道。


  “当心,他们可能会将你作为突破口。”叶秋答道。


  场内一片哗然。


  百花的频道里刚刚通传接下来的作战重点,嘉世这边叶秋竟然马上知道,难不成他能看到对方的频道吗?


  这种事当然不可能,只能说叶秋猜的很准。


  猜的呢?


  场边的几个少年看到叶秋准确的判断,也正面面相觑。


  他们可不认为这是叶秋乱猜。这是判断,基于经验、意识得出的判断。是有根据,有的放矢的。只是根据在哪?叶秋从哪看出了百花的战略意图?却是他们丝毫没有关注到的。


  “这样啊。”场上吴雪峰又在答话,“那么这最后一场比赛,就让我也体验一下众矢之的的感觉吧。”


  “放心去吧,其他交给我。”叶秋答道。


  场馆内再次哗然。


  最后一场比赛?这是什么意思?总决赛确实是一个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但是吴雪峰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意思,可不像是在说一个赛季的终结。


  吴雪峰……是准备要退役了?


  很多人立即想到这个可能,以吴雪峰的年龄来说,这并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这就是他在职业赛场上的最后一次表现了?


  气冲云水,掩盖在斗神一叶之秋的光芒下的这个配角,第一次以一种极其无畏的姿态,冲向对手。


  “气冲云水上来了!气冲云水上来了!”百花选手在频道里大叫着,他们正想捕捉的重点,居然就这样主动地跳了出来。


  这不是嘉世常规会用的打法。


  “小心有诈!”孙哲平提醒队友。


  “注意切断他和一叶之秋的联系就好。”张佳乐说着,百花缭乱冲出,一套炫烂的枪火弹药攻击,直铺气冲云水的身后。


  “集火抢攻!”孙哲平一声令下,百花战队其余角色迅速调整自己的攻击方向,集中推向气冲云水。


  崩山击!


  孙哲平的落花狼藉在最前,一记崩山击,以泰山压顶之势拍向正面冲来的气冲云水。


  逆流!


  气冲云水一边闪避,一边施展出了气功师及其隐蔽的上挑技能,一股气流埋伏在原处,就等落花狼藉落地后会被命中。


  孙哲平却早发现了这隐蔽的手段,崩山击半空取消,改银光落刃,重剑驾驭的银光落刃,以不输崩山击的气势向着气冲云水按头压来。与此同时,百花战队其他各路攻击系数到位,直指气冲云水。


  叶秋一直以来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境地吧?


  看着这多方集火攻势,吴雪峰忍不住想着。


  这样的攻势,让自己独立去应对,还真是有些勉强。但是这三年里,叶秋却一次又一次击穿如此强悍的攻击屏障,为嘉世争取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这种事,自己可做不到,到头来,还是要看你啊!


  闪躲,走位,寻觅空挡,施展技能。


  雪峰操作着气冲云水,在围困中周旋着。他对自己从来都有很清晰的认识,如叶秋那样强行破阵,很酷,很受瞩目,但并不是他能力范围内的事。


  “我啊,应该被评为最佳配角的啊。”他在频道里说着,这话不含什么苦楚,有的也是骄傲和自豪。吴雪峰认为自己做到了能力范围内最漂亮的事,他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


  “主角来啦!”叶秋回应着他,非常自觉担任着主角。


  “一叶之秋来了。”张佳乐叫着。


  “来得好!”孙哲平斗志高昂。一切都在依照他所想的顺利进行着。早在两年前,未进职业圈时,看着嘉世战队的夺冠比赛,他就一直在想,如果自己站在那里,应该会怎么样做。


  两年后,他得到了机会,他所设想的方案,被身边这帮优秀的队友完美的执行出来。


  一叶之秋来了,闯入了他们的杀阵!


  主攻气冲云水,那也不过是幌子。想打倒嘉世,一叶之秋终归才是必须要击败的那一个。


  “猎杀开始!”孙哲平叫道。


  烟雾弹!


  百花缭乱的烟雾弹恰到好处地释放。一片烟雾迅速在场内扩散,阻挡着一叶之秋的视角,掩盖着百花战队的行动。


  冲撞刺击!


  演练过的战术,执行起来流畅至极。孙哲平的落花狼藉非常突兀却又恰到好处的切换了攻击目标,直冲一叶之秋。百花缭乱的弹花也紧随着他的身形,繁花血景的表演,这才要刚刚开始呢!


  但是结果,刺空!


  一叶之秋竟然不在孙哲平所以为的位置。他迅速转动视角,一道人影在他视角的余光中一晃。


  旋风斩!


  根本来不及看清楚目标,孙哲平已经操作着落花狼籍一剑斩去。他的身子在旋转,剑在旋转,视角也在旋转,但是所追到的,却只是一抹已他身边晃过的人影。


  “漏了!”张佳乐叫道。


  一叶之秋在他看来,就是和落花狼藉擦肩而过,但孙哲平偏偏就没捕捉到他。


  张佳乐连忙操作百花缭乱走位,一边狂轰乱炸线限制一叶之秋的前进。


  但是一叶之秋的步伐竟连片刻都没有停,他急速逼近百花缭乱,枪炮弹药的攻击,似乎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不……


  不是没有影响。张佳乐确认下去,发现一叶之秋的冲上过程中是有闪避动作的。他将那些可能对他制造出行动障碍的攻击,系数闪过,一些只是制造伤害的攻击,就那样硬吃了。


  他最终会掉一些生命,但是却以极快的速度逼近百花缭乱,这个速度可比百花缭乱退走的要快得多。


  自己的百花式打法,被看穿了?


  张家乐目瞪口呆。他这百花式绚烂的打法,连看清都难,更别提看穿。能像叶秋这样精准把握到每一击完成走位,那至少说明一点,对弹药专家这个职业,叶秋可是相当熟悉。


  挡不住!


  只靠自己的百花缭乱,是挡不住他的。


  “大孙!”张佳乐呼叫他的搭档。


  但是叶秋的搭档,已在这时悄然出手。


  推云掌,正中百花缭乱后背。因为百花转火一叶之秋稍得空闲的吴雪峰,立即把握到了战机,为叶秋的强攻完成了助攻。


  被拍到的百花缭乱,直朝一叶之秋飞去。


  “谢谢。”叶秋频道里不忘答上一句,一叶之秋却邪挑出,百花缭乱已被送上高空。


  “我应该做的。”吴雪峰答着,气冲云水地上翻滚,躲避百花战队追来的攻击,一记气波弹送出,却是推向正朝着一叶之秋冲去的落花狼藉。


  但是落花狼藉却没有就此被拦住,以极其强硬的姿态,冲到了一叶之秋面前。


  斩斩斩!


  落花狼藉接连几个技能的连斩。


  一叶之秋走位闪避,挑空的百缭乱竟然始终不落。


  落花狼藉的攻击,似乎全在他的计算中。


  他不只是对弹药专家异常熟悉,狂剑士也是职业级水准。


  孙哲平一波强攻打空,百花缭乱依然在空中翻滚,而他的落花狼藉却因为技能冷却,陷入尴尬的沉默期。


  他们的猎杀,被叶秋彻底击穿。


  百花缭乱陷入一叶之秋的反打。


  落花狼藉因为局面脱离控制,乱了节奏。


  百花核心繁花血景,被击溃了,以他们为中心的整个百花体系,自然陷入了僵局。


  “差不多了……”场边已有了结论,喻文州长出了一口气,说着。


  “好……好强……”肖时钦都有些结巴了。


  “真是不可思议。已经到了这种程度的一叶之秋,竟然还是会被对手低估。”喻文州说道。


  “因为不够了解。只有真正了解他的对手,才有机会战胜他。”张新杰看着长上冲向胜利的一叶之秋,若有所思的说着。


  “那么能击败他的,会是谁呢?”喻文州笑着。


  “自然是我了。”黄少天毫不客气的拍着胸脯。


  “下赛季,会见分晓的。”张新杰说。


  荣耀联盟第三赛季,最终嘉世击败百花,赢取了职业联盟的第三个总冠军,以三连冠之姿建立起了嘉世王朝。


  而在场外,目睹了一整个赛季的新一代少年,正将迎来属于他们赛季。


  那是荣耀史上最为璀璨的新人赛季,这批新人也被称为——黄金一代。

《巅峰荣耀》台版 番外九 神话的开始

玖了个桜:

居然有违禁词,我都不知道是啥……
看繁体眼睛要瞎了……番外十明天再码……


注:这是【蝴蝶蓝】原作《巅峰荣耀》【台版里】的番外,嗯,比祖国多了三个!别问我为啥祖国没有XD我也不知道啊!!!


………………………………………………………………


  “去年是繁花血景,今年又来了个魔术师,人丁兴旺啊!”望着第三赛季挺进季后赛的八支队伍名单,叶秋忍不住感慨着。


  “不过第一还是我们嘉世。”叶秋说着。身为嘉世的队长,他说着这话,口气听来却也没有多少夸耀的意味,就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霸图第四。”叶秋身旁,和他一同看着积分榜最终排名的韩文清冷冷说道。


  “这可不值得骄傲啊。”叶秋随口应道。然后就感到两道咄咄逼人的目光直朝他射来。


  “哦,我懂了。”叶秋看着积分榜说道,“我们第一,你们第四第……”第一和第四,意味着两队将在季后赛进入同一半区,最终能闯入决赛的,只可能是其中一队。


  叶秋点了点头,看向韩文清…“这一次,你们连决赛都进不了了。”


  “试试看。”韩文清说道。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精神可嘉。”叶秋笑道。


  “你不要怕就好。”韩文清道。


  “您说笑了。”叶秋依旧笑着。


  “场上见。”


  “场上见。”


  两人握了握手,告别。叶秋走出荣耀职业联盟的大门,转了个弯,在人行道上独自走着。


  从不接受媒体采访的他,至今依然隐藏着身份,哪怕是从联盟总部走出,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个年轻人便是已经连续拿下两届荣耀总冠军,正在统治着这个联盟的斗神一叶知秋。


  沿着人行道走了会,转进偏僻的小路后,叶秋放慢了脚步,点起了一根烟。


  “咳!”


  “咳咳!”


  一根烟尚未抽完,身后传来咳嗽声,好像很怕人听不到似的,一声之后,用更用力地有咳了两声。


  叶秋回头,看到从那道不起眼的小门中走出来的吴雪峰,正在朝他走来。


  “至于吗?这又没什么人。”叶秋笑道。


  “你要是不介意,我当然也无所谓。”吴雪峰也笑着。


  这才第三赛季,荣耀联盟的发展就已呈如日中天之象。国内最权威的电竞媒体电竞之家,每周发行的电子竞技周刊百分之八十的篇幅都是荣耀职业联盟的报道。今年更是根据联盟的赛程,调整了报纸发行的日期,由此可见荣耀联盟眼下在电子竞技圈的地位。


  水涨船高,荣【违】耀【禁】电【字】竞【在】的【这】选手们也都成了被人追逐的明星。像吴雪峰这样属于冠军队的选手,走在街上轻而易举就会被人认出,这才大门不走,而要从这僻静的偏门进出。


  “早知道,我就该和你一样。”吴雪峰一边朝叶秋走来,一边抱怨着如今出行都像做贼一样的难堪。


  “反正你也快解脱了。”叶秋说道。


  这话似是勾起了什么,吴雪峰沉默了,整个街道都是静悄悄的。两人默默地向前走着。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半晌后,吴雪峰这才忽然开口道。


  “当初苍天AFK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叶秋说道。


  “老兄你这叫退役好吗?麻烦你专业一点。”吴雪峰一头黑线。


  “都一样的。”叶秋叼着烟,淡淡的说到。


  荣耀网游三年,职业联盟三年,吴雪峰一直是叶秋身边最可靠的朋友。虽然在斗神一叶之秋的光环笼罩下,气功师气冲云水的名声并不是特别响亮,但是叶秋自己很清楚,这个朋友,这个队友,对他,对嘉世有多重要。


  可是现在,就如吴雪峰刚刚所说的,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吴雪峰的荣耀生涯,他选择到此为止。这个赛季季后赛后他将宣布退役,彻底告别这个他活跃了六年的世界。


  “有什么打算?”叶秋问道。


  “大概会出国。”吴雪峰说道。


  “哦。”叶秋点点头。他也只能问问,对于未来的选择他没什么经验,给不了朋友什么意见。


  “最后一次,拿个三连冠送我。”吴雪峰说道。


  “应该的。”叶秋笑着。


  “我看了最终排名,百花和微草二、三,霸图第四。”吴雪峰说。


  “是的,我看过了。”叶秋说着,“刚刚在楼里还碰到韩文清了。”


  “是吗?他怎么说?”吴雪峰问道。


  “他能说什么?场上见。”叶秋试着模仿了一下韩文清的语气和声调,不是很像。


  “果然,就不能换换词。”吴雪峰还是叶秋的模仿惹笑了。


  “是啊,每年都是季后赛,每年都是他做对手,每年都说‘场上见’。”叶秋感慨着。


  “不过如果真能这样十年,那倒也不赖。”叶秋说道。


  吴雪峰笑笑,没有再说什么。十年?真能这样十年的话,确实很不错。只是很可惜,这样的十年,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属于自己了。


  等着自己的,只有剩下的三轮比赛了。


  “霸图之前,我们还得先击败排名第八的队伍。”吴雪峰开始说回季后赛。


  “三零一度。”叶秋说道。他的眼中并不是只有那些高手和强队,每一支会成为对手的队伍,他都尊重,并且珍惜。


  “是的,他们队的那个新人也很不错。”吴雪峰说道。


  “杨聪,刺客风景杀。”叶秋说。


  “这两年冒出来的新人,真比我们当初那会要优秀多了。”吴雪峰感慨着,“去年是百花战队的两位,今年是微草的王杰希,真不知道明年又会冒出多少天才。”


  “要不要留下看看?”叶秋说。


  “算了吧。”吴雪峰笑道,“我可不想让这些小鬼在我身上刷经验,还是让我有个完美的谢幕吧。”


  “你会有的。”叶秋用很肯定的口气说着。两人随即沉默,并肩前进。


  两人一同回到这次季后赛由联盟统一安排的居住酒店,一进大厅,就看到散座上嘉世的老板陶轩笑吟吟地陪人说句话。一看到叶秋和吴雪峰进来,立即站起了身。但叶秋马上转身,走向了大厅另一边,只留下吴雪峰冲着陶轩无奈苦笑。


  陶轩也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只好向着吴雪峰招了招手。坐在陶轩对面的人起身回头,看到雪峰后立即露出热情的笑容。


  吴雪峰认得这位,是嘉世战队最重要的赞助商之一。作为连续两年的冠军得主,嘉世从来不缺投资者的追捧。可是这只本该是联盟,甚至是整个电竞圈最具商业价值的战队,最终能签下的赞助条件却都不高。


  原因,就是因为嘉世战队的核心选手,队长叶秋从不露面,更不会参加任何商业活动。缺少了这位重要角色,嘉世的投资回报在无数赞助商眼中一下子就黯然失色了许多。尤其在这一点已经不是秘密后,赞助商对嘉世的追捧热度都下降了许多。去年的百花战队,今年的微草,都成了他们追捧的新宠。至于嘉世,三个赛季过去,作为王者之狮,反倒乏善可陈。


  “廖总过来了。”吴雪峰快步走上前,和这位嘉世的赞助商老板打着招呼。由于叶秋不肯露面,在这些事务上,吴雪峰到这个副队长只好当仁不让地抛头露面了。


  “常规赛第一,第三次进去季后赛,我怎么能不来呢?”廖总笑着,走上前来,和吴雪峰为了握手。


  “离不开廖总的支持。”吴雪峰说起这些客套话来也是娴熟的很。


  “哪里,是你们打的好,尤其叶秋。”廖总说道。


  “呵呵。”一说到叶秋,吴雪峰难免要尴尬一些。作为嘉世最重要的赞助商之一,都没有见过这位嘉世队长的真面目,雪峰猜想这些人心里八成并不如他们脸上的笑容这么愉快。


  “我还有事,先走。祝你们取得好成绩,一定要再拿个冠军。”廖总说道。


  “一定。”吴雪峰笑着,同廖总告别,再转过头来时,却看到老板陶轩脸上已经没了笑容。深深的靠在沙发上,望着前面茶几上摆着的一份合约,若有所思。


  “廖总是来谈续约的事?”吴雪峰坐到陶轩对面,问道。


  “是的。”陶轩点了点头。


  廖总在嘉世第一赛季夺冠后,签下了一份为期两年的赞助合约。这赛季季后赛打完,合约就将到期。是就此终止合作还是继续赞助,双方早就已经开始进行协商了,却到今时今日还没有定下来。看到陶轩的神情,吴雪峰估计谈判并不是十分顺利。


  “廖总怎么说?”吴雪峰问道。虽然这赛季后就要离开,但他依然关心嘉世的未来。这里可有他最亲密的伙伴。叶秋是,眼前的老板陶轩同样是,大家都是在网游时期就结识,最终一起进入这职业圈闯荡的。


  “他提出了两个要求。”陶轩说道。


  “是什么?”吴雪峰问道。


  “首先,如果想续约,那么这次季后赛,嘉世必须夺冠。”陶轩说。


  “这……怎么会有这种要求,冠军这种事,又有谁能百分百的保证得了?”吴雪峰惊讶道。


  “这还没完。”陶轩有些无力的说道,“假设我们这次顺利夺冠,那么也只能得到一年的赞助合约。而且是否夺冠,也会成为新一年赞助合约最终金额的重要标准。不,是唯一标准。”


  “那是多少?”吴雪峰问道。


  “你自己看吧。”陶轩瞥了眼桌上合约。


  吴雪峰拿起,很快翻到赞助金额的部分,看过之后,顿时也是大跌眼镜。


  “这……”他简直已经不知说什么好。合约之上,嘉世夺冠与否,对方愿意支付的赞助金额相差竟十倍之多。即使如此,能夺冠的赞助金额,比起今年也只略微提升。至于无法夺冠收获的十分之一,更像是一种安慰。


  “不夺冠,我们简直就成了叫花子对不对?”陶轩说道。


  “这实在太过分了。”吴雪峰说。


  “是啊,很过分。”陶轩叹道,“这次拿到冠军,我们可就是三连冠啊!在竞技圈,三连冠意味着绝对的统治。意味着一个王朝的建立。但就是这样一支三连冠的王朝队伍,在人家眼里,如果失去了冠军,就立刻变的一文不值。除了冠军,我们就毫无价值吗?”


  吴雪峰沉默了。他知道陶轩这声感慨所指。


  叶秋,如果他能参与这些商业赞助活动,那么嘉世所面临的赞助就绝不会是这个局面。有关这个问题,陶轩试图说服过叶秋很多次,却都被叶秋坚定的拒绝。对此陶轩私下也是颇有微词。有次酒后失言,甚至吐露叶秋这样不配合,就是拿再多冠军,嘉世的价值也无法得到真正体现。


  拿了冠军还无法体现价值,你想要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呢?


  这句话吴雪峰其实挺想问问陶轩,但他没有说,因为他其实是早就知道答案的。在网游里,他们是并肩作战的游戏玩家。可是现在,他和叶秋成了职业选手,而陶轩,则成了一个经营战队的商人。早在网游时,他们的嘉王朝公会便都是由陶轩在打理,他在这方面展示出了相当出众的才能。到成立战队后,陶轩正准备继续大展拳脚,结果叶秋在商业方面的不配合却束缚了他的手脚。诚然嘉世现有的价值也多是叶秋一手创造的,但仅限于此,陶轩显然十分不满足。


  而这次谈判的不顺利,严重打击了他的士气,此时的陶轩看起来一脸颓然,他望着吴雪峰,很是失意的道…“而且你这赛季后就将退役的消息现在还没有对外公布,如果公布,我很怀疑这样一份乞丐合约我们是不是能够签到。”


  “别开玩笑了,我哪有那么重要。”雪峰试着想让陶轩轻松一些。


  “这可不是开玩笑。”陶轩摇着头,神色依旧沉重。


  “到时总会有新人涌现的。荣耀现在越来越多有才华的年轻人,上赛季的繁花血景,这赛季的魔术师,到了下赛季,一定会有更优秀的人才涌现,嗯?”吴雪峰说着,可陶轩看来依旧漫不经心,他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可是很快就发现陶轩神色有了变化,他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目光落向了吴雪峰的身后,眼中再次亮起期待的光芒。


  “怎么了?”吴雪峰回头,身后是发生了什么吗?


  身后没有发生什么,只是大厅的另一端,一个洋溢着青春的漂亮女孩,正笑吟吟地迎在叶秋身前。


  “小沐橙?”吴雪峰认得这女孩,会有这样的称呼,是因为他最早认识这女孩的时候,她真的还很小,还只有十二岁。在加入嘉世后,这女孩就一直跟在叶秋左右。没有人怀疑二人的关系,作为一同从网游转进职业圈的老战友,对叶秋和这女孩的关系,大家都很知根知底。


  看着她,吴雪峰不免就要想到那个人。


  如果他还在的话,一切问题恐怕就都迎刃而解了吧?无论是争夺比赛的胜利,还是眼下陶轩头痛的问题,恐怕都会有更加漂亮的解决方式。


  只可惜……


  想到这儿吴雪峰就有些黯然,那人,可也是他在游戏里结识的好朋友,只可惜大家还没能来得及在生活中多有来往呢。


  吴雪峰转回头,看到陶轩已经起身,他的目光正是落在那边叶秋和苏沐橙的身上,跟着就要往那边走去,甚至忘了还丢在桌上的合约。


  吴雪峰将合约收起,跟在了陶轩身后,他想到陶轩之前那热情期待的眼神。


  陶轩,可也不是不认识苏沐橙,甚至网路外见面得还要早一些。近些年就算成了战队老板,和选手这边的生活离得远了点,但终究还是一起共事,抬头不见低头,见遇到苏沐橙也不会太少,至于这么激动?


  想着想着,再联系到之前让陶先颓废的话题,吴雪峰忽然就已经意识到了某种可能性。


  他的目光顿时从陶轩的背影绕过,也望向了那边的苏沐橙。叶秋本是要向电梯走去了,但是面朝这边的苏沐橙却是看到了陶轩和吴雪峰,拉住叶秋向这边指了指。


  叶秋没回头,而是和苏沐橙说了点什么,两人便一起朝着期间走去。陶轩加紧了脚步,终于和吴雪峰一起,与叶秋、苏沐橙搭上了同一部电梯。


  “陶哥、峰哥。”苏沐橙还是用使用了很久的称呼叫着二人。


  “小沐橙也过来了啊,我都不知道呢。”陶轩笑着。


  “季后赛啊,当然也来现场看最好了。”苏沐橙说着。


  “这么说来你也懂荣耀了?”陶轩眼中的光芒更加热烈了。


  苏沐橙望向叶秋,似乎对自己的水准法界定。


  叶秋笑了笑…“不只是懂,她的水准已经相当不错了。”


  听到这个答案,尤其是出自叶秋之口,陶轩看来已经由衷的开心起来。


  “玩的什么职业啊?”他问苏沐橙。


  “枪炮师。”苏沐橙说。


  枪炮师?


  陶轩愣,吴雪峰也愣。


  因为这个职业,对于眼前这个女孩来说,应该是有一些特别之处的。


  那个刚刚还让吴雪峰想起感到黯然的人,苏沐橙的哥哥苏沐秋,去世之前,新练的准备和叶秋、吴雪峰他们一起进入荣耀职业圈的角色,不就是个枪炮师吗?而且如果吴雪峰没记错的话,那个账号就是一个女号,角色名字里,有他的妹妹苏沐橙的名字。


  “就是沐雨橙风了。”叶秋像是猜到两人在想什么似的,说道。


  两人却还是沉默着。


  这是一个让人悲伤的继承,他们并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哪怕陶轩心中已有了计较和打算,但他也觉得眼下并不是合适的开口时机。


  他微微叹了口气,正准备说点什么,谁想叶秋却已经望着吴雪峰开口。


  “所以,你其实可以安心的走了。”叶秋说道。


  吴雪峰一愣,但是随即明白这话的意思。但是……


  “这话我听起来怎么就这么不舒服呢?”他装作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不舒服的话,你就留下来。”陶轩也懂了叶秋这话的意思,心下自是高兴。对方已有此意,倒是省却他一番口舌了,于是也开起了吴雪峰的玩笑。


  “算了,还是把未来留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吧。”吴雪峰故作老成的说道。


  众人笑着,电梯已到。


  四人走出,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小沐橙。”看到苏沐橙跟着叶秋要去他的房间,吴雪峰忽然叫道。


  “怎么了峰哥?”苏沐橙转过头来。


  “要加油哦。”吴雪峰说。


  “我会的。”苏沐橙点头。


  先一步进了房间的陶轩,听到身后这话,忍不住暗攥了一把拳头。


  来了!


  自己一直所期待的,终于来了。


  此时的他,满脑子都是苏沐橙青春靓丽的身影。这样的美女选手,将在联盟掀起多大关注,将在荣耀圈里吸引多少目光?


  尤其,她的水准还不错,既然叶秋都已经肯定了这一点,那么必定是靠谱的。


  原本陶轩一都在想,苏沐橙就算不会,他都要试着看能不能培养。但是叶秋给出的这个答案,让他再无任何可担忧的。


  说不定她的天赋,就如同她那个早逝的哥哥一样出众,毕竟两人有着一样的血脉。


  一想到此,陶轩不由得更为兴奋了。他从房间酒柜上随意取下一瓶酒,打开,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一饮而尽。


  酒不怎么好,但是陶轩喝得很高兴。


  他看了眼桌上吴雪峰帮他收起,后来在他进房间前交给他的合约,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


  他走上前,放下酒杯,拿起合约,看也不看,就将这份合约撕了个粉碎。


  他拿出手机,拨通廖总的电话。


  对方正在通话中,但是陶轩懒得去等,或是稍后再拨,直接转入了对方的语音信箱。


  “廖总,有关那份合约,我考虑清楚了。”他说道,“我的答复是…不。”


  他的口气坚定而自信,他没做任何多余的解释,说完便挂掉了电话。想了想后,又索性关掉了手机,心里一阵莫名的痛快。


  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走到窗边,望着窗外明亮的世界。


  “诸位,等着看吧,嘉世的神话,这才要开始呢!”他举杯,向着天空致敬。